VIP會員一折促銷,僅需200元/年!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黃頁資訊 > 蔡昉警示中國制造業“未富先老” 工業互聯網會是其重煥新機的良藥嗎?

蔡昉警示中國制造業“未富先老” 工業互聯網會是其重煥新機的良藥嗎?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20-01-21 瀏覽次數:0
南寧治療白癜風

  1月11日,一場關于如何推動中國制造業高質量發展的討論,“2020中國制造論壇”,在佛山拉開帷幕,今年論壇的主題聚焦工業互聯網。

  對于當下的中國制造業來說,“工業互聯網”、“數字化”、“智能制造”,都是非常熱門的概念,背后離不開中國正從“制造大國”往“制造強國”轉型升級的現實需求。

  據國家統計局的報告,改革開放前,我國的工業基礎薄弱,改革開放后工業經濟才迎來爆發,1990年中國制造業占全球的比重為2.7%,這一數字在2010年變為19.8%,也是在這一年,中國制造業產值躍居世界第一且保持桂冠至今。但在高端制造方面,中國還需補短板,舉個例子,2018年我國進口芯片花了3120億美元,相當于全年進口總額的七分之一,芯片的進口額遠高于原油的進口額。

  在“2020中國制造論壇”上,中國社科院副院長蔡昉形容中國制造業出現了“未富先老”的狀態,這或許是中國制造業“大而不強”的成因之一。那么,在轟轟烈烈的制造業轉型升級浪潮中,工業互聯網能產生多大的推力?

  “未富先老”的中國制造業

  蔡昉指出,經濟學家建模研究經濟現象時,很容易碰到“倒U”曲線——某個指標上升一段時間達到峰值后就會下降,長期來看,制造業增加值占GDP比重的曲線,也是一個“倒U”曲線,這在美國、日本、中國等國家的經濟發展中,都出現了。但這三個國家的制造業卻有所不同,美國、日本的高端制造業發展勢頭比中國猛得多,這固然有技術投入與時間沉淀的差異,蔡昉通過數據分析發現,中國制造業占GDP比重的“倒U”曲線與美日的也存在較大差異,中國的制造業,出現“未富先老”的情況。

  蔡昉用數據展示,美國在1953年出現制造業占GDP比重下降趨勢,當時美國的農業勞動人口占總勞動人口的比例為7%,當時的美國人均GDP換算成現在的可比價格是人均16443美元;日本在1970年出現制造業占GDP比重下降趨勢,當時日本的農業勞動人口占總勞動人口的比例為19%,當時的日本人均GDP換算成現在的可比價格是人均18700美元。而中國在2006年左右出現制造業占GDP比重下降趨勢,當時中國的農業勞動人口占總勞動人口的比例為43%,當時的中國人均GDP換算成現在的可比價格是人均3069美元。

  對比美日,中國在人均GDP尚且很低、農業勞動人口占比較高的時候,出現了制造業比重下滑的趨勢,這在蔡昉看來,是“早產”型制造業比重下滑,即使是對比巴西、阿根廷這兩個發展中國家,中國制造業比重下滑得還是太早。

  蔡昉給出數據,阿根廷在20世紀70年代出現制造業比重下滑趨勢,當時的人均GDP換算成現在的可比價格是7292美元;巴西在20世紀80時代初出現制造業比重下滑趨勢,當時的人均GDP換算成現在的可比價格是8317美元。

  蔡昉認為,制造業比重過早下滑不是理想的狀態,人均GDP水平較低,意味著制造業還未具備高端化的基礎,中國制造業比重過早下滑與制造業勞動力的短缺有關,當第二產業的生產率尚且高于第一產業和第三產業時,勞動人口就流出第二產業。

  蔡昉分析,制造業的聚集通常只靠兩個比較優勢,一是成本優勢,包括獲得勞動人口、土地、原材料等方面的價格優勢,二是規模效應,包括上下游產業鏈的聚集程度,粵港澳大灣區等城市群還能進一步加強制造業規模效應,而我國農業勞動人口比重雖然在下降,還有進一步下降的空間,從農業轉移出來的勞動人口可以投入到制造業來,因此,我國的制造業發展尚且有潛力。

  工業互聯網浪潮與中小企業困境

  制造業是國民經濟的主體,是立國之本、興國之器、強國之基,政府積極引導制造業的轉型升級,而在企業層面,很多企業來到了不得不轉型的關口。

  “過去這些年,中國的落后產能所體現出來的問題,社會是有共識的,制造業對自身現狀也慢慢有充分的認識,你不認識也沒辦法,你會在市場競爭的過程中感受到很多壓力,包括招不到人才、人工成本不斷提升、企業盈利壓力越來越大。”美云智數總經理金江在論壇上說道。

  徐工信息技術股份有限公司工業互聯網事業部副總經理黃凱在論壇上分享了一個制造業老板的故事,這名老板的工廠有100多名員工,工廠一年下來的盈利只有103萬,如果關停工廠,將廠區的樓房順利租出去,年租金能有300萬。相對互聯網、金融等行業的高毛利率,制造業的錢并不好掙。

  盡管“工業互聯網”看起來高大上,但占到企業數量90%的中小企業,不一定會大力擁抱,這跟工業互聯網處于起步階段、前景未明,中小企業較為謹慎有關,也跟中小企業數字化基礎薄弱有關。

  金江在論壇上坦言,推廣工業互聯網平臺時,遇到的最大問題還是企業一把手不夠堅定。應用工業互聯網,意味著要花錢,這個錢不像購買一臺設備,這個錢花得看不見摸不著,花了這個錢,可能還需要對企業的組織結構、生產流程進行重新的梳理,某個部門可能會被削弱重要性甚至被裁撤,這會觸及管理該部門的高管的既得利益;花這個錢背后的理念、操作模式對于一些制造業企業老板來說,可能是全新的,全新的事物天然會難以被相信、被接受。如果沒有一把手的決心推動,工業互聯網改造通常會被束之高閣。

  黃凱則分享,即使鼓足勇氣踏出了應用工業互聯網的第一步,對于中小企業來說,也不意味著一帆風順。黃凱的一個客戶向他反饋,公司上了新系統后才發現,廠區里三分之一的工人不識字,CEO說系統維護太難了,如果培訓員工,估計要花好幾個月,無形中增加了員工的負擔。

  金江強調,做轉型升級,中小企業要做好萬里長征的心理準備,“第一,你們要有希望,一定可以做到;第二,要有決心開始,只有開始了才有完成的那一天,你一直只在那里想,就只能看著大潮不斷往前滾,最后你就會被淘汰。”

  美云智數是美的集團旗下做工業互聯網的企業主體,金江回顧,美的集團也花了七八年去做轉型升級的準備,在這個過程中,很難從外部招聘到合適的人才,整個市場都很缺能將IT和OT結合起來的復合型人才,美的集團工業互聯網方面的人才,很多都是從內部培養起來的。

  金江勸告中小企業,工業互聯網是個很大的概念,涉及企業的內部生產、外部供應、營銷等多領域,不要太趕時髦地全領域改造,企業有盈利的壓力,可以優先解決最關鍵的痛點,一步一個腳印。

  政府助力

  處于發展初期的工業互聯網,還相當依賴政府層面的推動。佛山是中國重要的制造業基地,2018年,佛山GDP剛剛邁過萬億元的門檻,佛山的工業增加值占GDP的比例能達到55%,工業增加值占GDP的比重,在全國范圍的統計層面只有33.9%,作為非一線城市,佛山的工業增加值能在全國的城市中排到第六。

  據佛山市市長朱偉的介紹,佛山的工業體系涵蓋制造業的各行各業,機械裝備、家電家居、陶瓷建材、食品飲料、紡織服裝等優勢傳統產業基礎雄厚,機器人、新能源汽車、電子信息、新材料等新型企業蓬勃發展,佛山是國家發改委批準的全國唯一制造業轉型升級的中國改革試點城市。

  佛山以制造業安身立命,當地政府相當有意愿推動工業互聯網滲透本市制造業。

  朱偉在2020中國制造論壇上表態,佛山將發揮佛山市工業互聯網產業聯盟等社會專業機構的力量,開展工業互聯網走向產業集群活動,通過標桿企業的現身說法、場景式的體驗,普及工業互聯網技術,加深企業對應用工業互聯網轉型升級的認識;將落實省級上云上平臺獎補政策,實施獎補,降低企業信息化一次性投入成本;圍繞中小企業與供應商工序不匹配的問題,將加快建設工業互聯網產業生態供給資源池,選取傳統優勢企業開展產業集群工業互聯網數字化轉型的試點,組織供應商聯合體與集群企業開展精準對接;圍繞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佛山市將著力深化工業互聯網上下游和金融機構的對接,鼓勵金融部門加大對工業互聯網的投融資服務。

  朱偉表示,就政府層面如何推動工業互聯網平臺的發展,他提出四點思考,一是在關鍵共性技術研發上加大支持力度,例如在智能傳感器、云化工業軟件、網絡通訊等領域的技術瓶頸以及5G、人工智能、虛擬現實、區塊鏈等前沿技術在工業互聯網的用研究給予更多的科研支持;二是在深化智能+融合下功夫,以工業互聯網為依托,支持中小企業推動設備制造業、跨領域生產設備與信息系統的互聯互通和數據的集群共享,引導企業借助工業互聯網平臺轉型升級,加強標準開放和協議兼容;三是要給予實驗驗證和標準推廣等給予更多的支持;四是要重視營造健康安全的工業互聯網發展環境,例如法規的完善、安全責任的厘清。

“如果發現本網站發布的資訊影響到您的版權,可以聯系本站!同時歡迎來本站投稿!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福建36选7晚上几点钟正式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