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會員一折促銷,僅需200元/年!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社會新聞 > 電聲營銷IPO迷霧:神秘日企5年賺3.5億離場疑存“貓膩”

電聲營銷IPO迷霧:神秘日企5年賺3.5億離場疑存“貓膩”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9-10-11 瀏覽次數:0
信用卡申請賺錢平臺 https://www.sddpgc.com/sjzq/2019081072.html

日企是否真實退出?

廣東電聲市場營銷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電聲營銷”)是一家總部位于廣州的營銷企業,成立于2010年,客戶包括一汽豐田、上汽通用、雀巢等。經過數年發展后,如今電聲營銷營收已突破20億元大關,2018年實現營收26.05億元,同期歸母凈利潤為2.07億元。

“寶潔系”出身的梁定郊、黃勇等人是電聲營銷創始人兼實際控制人。2010年2月,梁定郊攜手黃勇等6名自然人出資分別設立電聲營銷前身——廣州市電聲營銷策劃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電聲營銷有限”)及廣州市天諾營銷策劃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廣州天諾”),設立時兩家公司注冊資本、股權結構、經營范圍均相同。

2011年1月,日本最大的廣告與傳播集團——電通集團(DentsuGroup)通過匯通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匯通文化”)同時平價收購兩家公司40%股權,2016年2月匯通文化同時退出,將股權轉讓給電聲營銷有限實際控制人控制的企業。

蹊蹺的是,匯通文化2016年退出時,電聲營銷有限與廣州天諾營收規模大致相當,轉讓價格卻“天差地別”。

根據招股書,匯通文化轉讓電聲營銷有限40%股權的價格為5142.92萬美元,以此測算,電聲營銷有限彼時整體估值達到1.29億美元;而匯通文化在轉讓廣州天諾40%股權時,交易價格為175.83萬美元,廣州天諾彼時整體估值僅為439.58萬美元,尚不足電聲營銷有限估值的10%。

為何兩家體量相當的公司,在同一時期轉讓股權,價格差異卻如此之大?匯通文化在退出廣州天諾時是否存在代持等利益安排、是否存在其他未披露的協議、退出是否真實?時間財經就上述問題多次聯系電聲營銷方面,截止發稿未獲回復。

神秘日企5年賺3.5億

2010年2月,梁定郊、黃勇、吳芳、袁金濤、曾俊、張黎約定,共同以貨幣出資100萬元設立電聲營銷有限”)。電聲營銷有限注冊資本100萬元,其中梁定郊、黃勇、吳芳、袁金濤、曾俊、張黎分別出資51.9730萬元、21.6550萬元、12.9930萬元、5.8200萬元、4.5590萬元、3.0000萬元。

履歷顯示,梁定郊出生于1973年,1995年畢業于華南理工大學。之后5年間,梁定郊供職于廣州寶潔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廣州寶潔”),擔任助理品牌經理、品牌經理;2003年至2010年,梁定郊先后任廣州市閃創廣告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閃創廣告”)、廣州市閃創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閃創文化”)總經理;2010年至今先后任電聲營銷總經理、董事長。

另一名創始人黃勇亦為“寶潔舊將”。1974年出生的黃勇于1999年畢業于南京大學,之后擔任廣州寶潔助理品牌經理;2003年至2010年,黃勇先后任閃創廣告、閃創文化副總經理;2010年至今先后任電聲營銷副總經理、總經理。與黃勇類似,電聲營銷其他幾名創始人吳芳、曾俊、袁金濤、張黎亦曾在廣州寶潔或閃創廣告、閃創文化等公司任職。

有意思的是,在電聲營銷有限成立僅7個月后,2010年9月,公司股東梁定郊、黃勇、曾俊、吳芳、袁金濤、張黎6名自然人共同決定,將其各自所持有限公司股權的40%轉讓予匯通文化。轉讓完成后,匯通文化以40萬元出資額控制了電聲營銷有限40%股權,成為公司第一大股東。

2015年12月,電聲營銷有限董事會通過決議,同意匯通文化將其持有的40%股權分別轉讓予添賦國際集團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添賦國際”)、謹進國際集團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謹進國際”)、風上國際集團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風上國際”)等6家公司,轉讓價款共計5142.92萬美元(約3.41億元)。

根據招股書,添賦國際、謹進國際、風上國際等上述6家公司分別為電聲營銷6位創始人100%持股企業。這意味著,在匯通文化40萬元入股電聲營銷有限5年后,該公司6名創始人又以3.41億元重新購回40%股權,“神秘股東”匯通文化5年凈賺3.4億元。

非止于此。2016年2月,匯通文化還轉讓了所持廣州天諾40%股權,作價175.93萬美元(約1148.87萬元)。時間財經無法獲悉匯通文化2010年入股廣州天諾的價格,若參照電聲營銷有限,在短短5年時間里,“神秘股東”匯通文化從兩家公司至少獲利3.5億元。

估值兩月暴漲12億

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匯通文化轉讓電聲營銷有限40%股權的價格為5142.92萬美元,以此測算,電聲營銷有限整體估值達到1.29億美元(約8.43億元);而匯通文化在轉讓廣州天諾40%股權時,交易價格為175.83萬美元,廣州天諾彼時整體估值僅為439.58萬美元(約2872.22萬元),尚不足電聲營銷有限估值的1成。

這難免令外界起疑,為何兩家營收規模相當的公司,在同一時期轉讓股權,交易價格差異卻如此之大?匯通文化在退出廣州天諾時是否存在其他協議安排、退出是否真實?如果匯通文化并未真實退出,廣州天諾的實控人究竟是誰?

類似“戲碼”在電聲營銷有限進行第三次股權轉讓時再度上演。根據招股書,2016年4月,添賦國際、謹進國際、風上國際等股東與境內外投資人博舜投資、華僑銀行、利安資本等簽訂股權轉讓合同,轉讓5.50%股權,交易價格為1730.96萬美元。

以此測算,電聲營銷有限在2016年4月的整體估值增至3.15億美元(約20.58億元)。這意味著,僅僅過去兩個月時間,電聲營銷有限的估值就暴漲了12.15億元。為何兩次股權轉讓價格存在如此大的差異?上述股權轉讓價格是否公允?

上述種種疑問在電聲營銷有限2016年的一次關聯交易中,或許能得到解答。根據招股書,廣州天諾原為電聲營銷實際控制人控制的其他企業,為解決同業競爭,2016年2月,廣州天諾原股東梁定郊、黃勇、曾俊、吳芳等人及機構與電聲營銷有限簽訂《股權轉讓合同》,約定以2900萬元的價格將所持廣州天諾合計100%股權轉讓予后者。

該筆交易在定價時,參考了2016年2月匯通文化轉讓所持廣州天諾40%股權時的價格。招股書稱,“按照《股權轉讓合同》簽署日(2016年2月26日)即期匯率美元兌人民幣1:6.534計算,廣州天諾整體估值為2881.72萬元,經雙方協商確定為2900萬元”。

問題在于,若匯通文化轉讓廣州天諾40%的交易價格存在“貓膩”,電聲營銷有限隨后在同一控制下企業合并廣州天諾是否仍然有效?關于上述問題,時間財經多次聯系電聲營銷方面,截至發稿未獲回復。(北京時間財經胡飛)

“如果發現本網站發布的資訊影響到您的版權,可以聯系本站!同時歡迎來本站投稿!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福建36选7晚上几点钟正式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