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會員一折促銷,僅需200元/年!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科技百科 > 上海富控互動娛樂股份有限公司關于2018年年度報告的補充更正公告

上海富控互動娛樂股份有限公司關于2018年年度報告的補充更正公告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9-06-18 瀏覽次數:0
順豐彩票 http://www.zte123.com

  本公司董事會及全體董事保證本公告內容不存在任何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者重大遺漏,并對其內容的真實性、準確性和完整性承擔個別及連帶責任。

上海富控互動娛樂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公司”)于2019年4月27日在指定信息披露媒體及上海證券交易所網站(www.sse.com.cn)披露了公司2018年年度報告等相關文件。經核查,現對公司2018年年度報告的部分內容進行補充和更正:

一、補充內容(一)“第一節釋義”中補充了部分內容:

(二)“第四節經營情況討論與分析/二、報告期內主要經營情況/(三)資產、負債情況分析/2.截至報告期末主要資產受限情況”中補充了部分內容:

“注6:資產負債表日,本公司將以持有的下屬子公司上海富控互動網絡科技有限公司100%的股權為借款25,000.00萬元提供質押擔保,另有顏靜剛、梁秀紅為上述借款提供保證擔保。”

(三)“第十節財務報告/七、合并財務報表項目注釋/26.短期借款/(1)短期借款分類”中補充了部分內容:

“2018年,西藏信托有限公司向本公司進行債權申報。”

(四)“第十節財務報告/七、合并財務報表項目注釋/70、所有權或使用權受到限制的資產”中補充了部分內容:

“注6:資產負債表日,本公司將以持有的下屬子公司上海富控互動網絡科技有限公司100%的股權為借款25,000.00萬元提供質押擔保,另有顏靜剛、梁秀紅為上述借款提供保證擔保。”

二、更正內容

更正內容主要涉及借款的分類、擔保情況、所有權或使用權受到限制的資產及其他文字表述等錯漏更正。

(一)、“重要提示/四”披露的:

更正前:

“公司負責人楊影、主管會計工作負責人鄭方華及會計機構負責人(會計主管人員)鄭方華聲明:保證年度報告中財務報告的真實、準確、完整。”

更正后:

“公司負責人葉建華、主管會計工作負責人鄭方華及會計機構負責人(會計主管人員)鄭方華聲明:保證年度報告中財務報告的真實、準確、完整。”

(二)、“重要提示/五、經董事會審議的報告期利潤分配預案或公積金轉增股本預案”披露的:

“2018年度合并口徑歸屬于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為-5,508,939,746.39元(人民幣,下同)...。”

“2018年度合并口徑歸屬于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為-5,508,939,746.79元(人民幣,下同)...。”

(三)、“第一節釋義”披露的:

(四)、“第四節經營情況討論與分析/二、報告期內主要經營情況/(一)主營業務分析/2.收入和成本分析/(1).主營業務分行業、分產品、分地區情況”披露的:

(五)、“第四節經營情況討論與分析/二、報告期內主要經營情況/(三)資產、負債情況分析/2.截至報告期末主要資產受限情況”披露的:

單位:元幣種:人民幣“注5:...上海富控互動網絡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權(根據民事裁定書(2018)陜民初100號)。”

“注6:...截至目前,該房產檔案信息顯示其狀態為已查封;該筆借款由上海富控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和顏靜剛提供擔保;”

“注7:...”

單位:元幣種:人民幣“注5:...上海富控互動網絡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權(根據民事裁定書(2018)陜民初100號);根據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2018)滬02執115號)通知,凍結本公司持有的上海宏投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寧波百搭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上海澄申商貿有限公司、上海海鳥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上海海鳥投資有限公司、上海中盛房地產有限公司、上海錦慧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富控互動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上海中技物流有限公司的股權;根據富控互動于2018年1月與西藏信托有限公司簽訂的股權質押合同,富控互動以其持有的上海富控互動網絡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權為其貸款提供質押擔保。”

“注7:...截至目前,該房產檔案信息顯示其狀態為已查封;該筆借款由上海富控文化傳媒有限公司、梁秀紅和顏靜剛提供擔保;此外,2018年11月,陜西省高級人民法院在審理陜西省國際信托股份有限公司訴訟本公司案件過程中對債權人提出的財務保全申請作出裁定:查封本公司上述房產(產權證號:滬(2017)楊字不動產權第017434號、滬(2017)楊字不動產權第017685號)。”

“注8:...”

(六)、“第四節經營情況討論與分析/三、公司關于公司未來發展的討論與分析/(四)可能面對的風險/3.定期存款賬戶資金被劃扣事項可能引發的風險”披露的:

“經查,2018年1月23日-25日期間,北京銀行和渤海銀行在未告知、未征得公司相關子公司同意的情況下,將公司相關子公司合計5.5億元銀行定期存款分別劃轉至其他方(詳見公司公告:臨2018-036)。”

“經查,2018年上半年,北京銀行、渤海銀行、浙商銀行、蕪湖揚子銀行在未告知、未征得公司相關子公司同意的情況下,將公司相關子公司合計6.9億元銀行定期存款分別劃轉至其他方(詳見公司公告:臨2018-036、臨2018-042、臨2018-057、臨2018-084、臨2018-087、臨2019-074、臨2019-080)。”

(七)、“第四節經營情況討論與分析/三、公司關于公司未來發展的討論與分析/(四)可能面對的風險/12.資產受限的風險”披露的:

“公司期末受限資產合計46.49億元,主要系借款保證金、質押擔保和抵押擔保,其中:長期股權投資受限38.96億元...”

“公司期末受限資產合計46.98億元,主要系借款保證金、質押擔保和抵押擔保,其中:長期股權投資受限39.45億元...”

(八)、“第五節重要事項/一、普通股利潤分配或資本公積金轉增預案/(一)現金分紅政策的指定、執行或調整情況”披露的:

“...2018年度合并口徑歸屬于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為-5,509,394,528.74元(人民幣,下同),...2018年度合并口徑可供公司股東分配的利潤為-5,152,761,018.40元。”

“...2018年度合并口徑歸屬于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為-5,508,939,746.79元(人民幣,下同),...2018年度合并口徑可供公司股東分配的利潤為-5,152,306,236.45元。”

(九)、“第五節重要事項/二、承諾事項履行情況/(一)公司實際控制人、股東關聯方、收購人以及公司等承諾相關方在報告期內或持續到報告期內的承諾事項/5.其他承諾/注24”披露的:

“本承諾函不可變更且不可撤銷,一經簽署即合法有效且具有約束力。注”

“本承諾函不可變更且不可撤銷,一經簽署即合法有效且具有約束力。”

(十)、“第五節重要事項/二、承諾事項履行情況/(三)業績承諾的完成情況及其對商譽減值測試的影響”披露的:

“JagexLimited公司完成了2018年度的業績承諾,其可收回金額參考利用天源資產評估有限公司于2019年4月23日出具的天源評報字[2019]第0151號...。”

“JagexLimited公司完成了2018年度的業績承諾,其可收回金額參考利用天源資產評估有限公司于2019年4月25日出具的天源評報字[2019]第0151號...。”

(十一)、“第五節重要事項/十四、重大關聯交易/(五)其他”披露的:

注:截止本報告披露日,上述事項除西藏信托借款25,000.00萬元暫進行債權申報外,其余借款事項均已進入訴訟階段。根據擔保法第二十六條規定,擔保開始日為主債務履行期限屆滿之日,而主債務履行期限屆滿之日則根據主合同約定的到期日、合同規定的提前到期條件出現而被債權人宣告到期日或者起訴日確定,因此,上述擔保開始日根據主合同約定的到期日、因合同規定的提前到期條件出現而被債權人宣告到期日或起訴日確定。

(十二)、“第五節重要事項/十五、重大合同及其履行情況/(二)擔保情況”披露的:

(十三)、“第五節重要事項/十七、積極履行社會責任的工作情況/(二)社會責任工作情況”披露的:

“報告期,公司履行社會責任的工作情況請詳見公司于2018年4月25日在上海證券交易所網站上披露的《上海富控互動娛樂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度履行社會責任的報告》。”

“報告期,公司履行社會責任的工作情況請詳見公司于2018年4月27日在上海證券交易所網站上披露的《上海富控互動娛樂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度履行社會責任的報告》。”

(十四)、“第八節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和員工情況/一、持股變動情況及報酬情況/(一)現任及報告期內離任董事、監事和高級管理人員持股變動及報酬情況”披露的:

單位:股

(十五)、“第十節財務報告/一、審計報告/五、關鍵審計事項/(一)營業收入的確認與計量/1、事項描述”披露的:

“由于富控網絡的游戲運營系統復雜,且需要在系統中處理不同用戶類型、不同盈利模式...。”

“由于富控互動的游戲運營系統復雜,且需要在系統中處理不同用戶類型、不同盈利模式...。”

(十六)、“第十節財務報告/一、審計報告/五、關鍵審計事項/(二)商譽減值/1、事項描述”披露的:

“于2018年12月31日,富控網絡合并財務報表中商譽的賬面價值為人民幣257,838萬元。...”

“于2018年12月31日,富控互動合并財務報表中商譽的賬面價值為人民幣257,838萬元。...”

(十七)、“第十節財務報告/二、財務報表/合并利潤表”披露的:

“利息費用的本期數:585,426,241.06元;利息收入的本期數:-1,506,221.90元”

“利息費用的本期數:586,386,115.28元;利息收入的本期數:-546,347.68元”

(十八)、“第十節財務報告/七、合并財務報表項目注釋/22、商譽/(4)說明商譽減值測試過程、關鍵參數及商譽減值損失的確認方法/(2)可收回金額的確定方法及依據”披露的:

“Jagex資產組的可收回金額參考利用天源資產評估有限公司于2019年4月23日出具的天源評報字[2019]第0150號...。”

“Jagex資產組的可收回金額利用天源資產評估有限公司于2019年4月25日出具的天源評報字[2019]第0150號...。”

(十九)、“第十節財務報告/七、合并財務報表項目注釋/22、商譽/(4)說明商譽減值測試過程、關鍵參數及商譽減值損失的確認方法/(2)可收回金額的確定方法及依據/2)關鍵參數”披露的:

(二十)、“第十節財務報告/七、合并財務報表項目注釋/26、短期借款/(1)短期借款分類”披露的:

單位:元幣種:人民幣

單位:元幣種:人民幣(二十一)、“第十節財務報告/七、合并財務報表項目注釋/26、短期借款/(2)已逾期未償還的短期借款情況”披露的:

單位:萬元幣種:人民幣

其他說明:

1、上述逾期時間系主合同約定的到期日、因合同規定的提前到期條件出現而被債權人宣告到期日或起訴日;

2、本報告期內,公司已根據相關合同約定及法律意見書意見計提了逾期罰息。

(二十二)、“第十節財務報告/七、合并財務報表項目注釋/33、其他應付款/(1)分類列示/應付利息/重要的已逾期未支付的利息情況”披露的:

單位:元幣種:人民幣

單位:元幣種:人民幣(二十三)、“第十節財務報告/七、合并財務報表項目注釋/35、1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披露的:

一年內到期的長期借款明細情況:

“一年內到期的長期借款涉訴情況說明:

...證券賬戶號A441249824持有的本公司500.00萬股的股權,...上海中盛房地產有限公司、上海錦慧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富控互動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上海中技物流有限公司的股權,上海中技企業集團有限公司持有的股權,顏靜剛持有的上海中技企業集團有限公司股權,凍結期限均為3年。”

一年內到期的長期借款明細情況:

“一年內到期的長期借款涉訴情況說明:

...顏靜剛證券賬戶號A441249824持有的本公司2,500.00萬股的股權,...上海中盛房地產有限公司、上海富控互動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上海中技物流有限公司的股權,上海中技投資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持有的上海錦慧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的股權,上海中技企業集團有限公司持有的股權,顏靜剛持有的上海中技企業集團有限公司股權,凍結期限均為3年。”

(二十四)、“第十節財務報告/七、合并財務報表項目注釋/37、長期借款/(1)長期借款分類”披露的:

單位:元幣種:人民幣

單位:元幣種:人民幣(二十五)、“第十節財務報告/七、合并財務報表項目注釋/57、財務費用”披露的:

單位:元幣種:人民幣

單位:元幣種:人民幣(二十六)、“第十節財務報告/七、合并財務報表項目注釋/65、所得稅費用/(2)會計利潤與所得稅費用調整過程”披露的:

單位:元幣種:人民幣

(二十七)、“第十節財務報告/七、合并財務報表項目注釋/70、所有權或使用權受到限制的資產”披露的:

單位:元幣種:人民幣“注5:...上海富控互動網絡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權(根據民事裁定書(2018)陜民初100號)。”

“注6:...截至目前,該房產檔案信息顯示其狀態為已查封;該筆借款由上海富控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和顏靜剛提供擔保;”

“注7:...”

單位:元幣種:人民幣“注5:...上海富控互動網絡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權(根據民事裁定書(2018)陜民初100號);根據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2018)滬02執115號)通知,凍結本公司持有的上海宏投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寧波百搭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上海澄申商貿有限公司、上海海鳥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上海海鳥投資有限公司、上海中盛房地產有限公司、上海錦慧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富控互動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上海中技物流有限公司的股權;根據富控互動于2018年1月與西藏信托有限公司簽訂的股權質押合同,富控互動以其持有的上海富控互動網絡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權為其貸款提供質押擔保。”

“注7:...截至目前,該房產檔案信息顯示其狀態為已查封;該筆借款由上海富控文化傳媒有限公司、梁秀紅和顏靜剛提供擔保;此外,2018年11月,陜西省高級人民法院在審理陜西省國際信托股份有限公司訴訟本公司案件過程中對債權人提出的財務保全申請作出裁定:查封本公司上述房產(產權證號:滬(2017)楊字不動產權第017434號、滬(2017)楊字不動產權第017685號)。”

“注8:...”

(二十八)、“第十節財務報告/七、合并財務報表項目注釋/71、外幣貨幣性項目/(1)外幣貨幣性項目”披露的:

“貨幣資金項目下,其中美元的期末外幣余額:4,870,436.23;歐元的期末外幣余額:5,725,096.47。”

“貨幣資金項目下,其中美元的期末外幣余額:4,864,672.74;歐元的期末外幣余額:5,666,835.88。”

(二十九)、“第十節財務報告/十二、關聯方及關聯交易/5、關聯交易情況/(4)關聯擔保情況/本公司作為擔保方”披露的:

[注]截止至審計報告出具日,上述擔保事項均進入訴訟階段,根據擔保法第二十六條規定,擔保開始日為主債務履行期限屆滿之日,而主債務履行期限屆滿之日則根據主合同約定的到期日、合同規定的提前到期條件出現而被債權人宣告到期日或者起訴日確定,因此,上述擔保開始日根據主合同約定的到期日、因合同規定的提前到期條件出現而被債權人宣告到期日或起訴日確定。

(三十)、“第十節財務報告/十二、關聯方及關聯交易/5、關聯交易情況/(4)關聯擔保情況/本公司作為被擔保方”披露的:

單位:萬元幣種:人民幣“[注1]...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顏靜剛、上海富控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為本公司擔保的款項余額為7,500.00萬元,擔保起始日為2017年11月5日,擔保結束日為2020年12月5日。”

“[注2]顏靜剛、梁秀紅為本公司于2018年1月向西藏信托有限公司借款提供連帶責任保證擔保。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顏靜剛、梁秀紅為本公司擔保的款項余額為25,000.00萬元,擔保起始日為2018年1月23日,擔保結束日為2020年10月9日。”

“[注3]...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顏靜剛、上海富控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為本公司擔保的款項余額為32,720.00萬元,擔保起始日為2017年11月23日,擔保結束日為2021年1月18日。”

“[注4]...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上海中技企業集團有限公司、顏靜剛、上海富控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為本公司擔保的款項余額為10,000.00萬元,擔保起始日為2017年11月28日,擔保結束日為2020年5月27日。”

“[注5]...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上海中技企業集團有限公司、顏靜剛、梁秀紅為本公司擔保的款項余額為10,000.00萬元,擔保起始日為2017年11月28日,擔保結束日為2020年5月26日。”

“[注6]...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上海中技企業集團有限公司、顏靜剛、梁秀紅為本公司擔保的款項余額為10,000.00萬元,擔保起始日為2017年5月26日,擔保結束日為2020年5月26日。”

“[注7]上海中技企業集團有限公司、上海中技樁業股份有限公司、顏靜剛為本公司于2017年5月向溫州銀行上海分行借款提供連帶責任保證擔保。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上海中技企業集團有限公司、顏靜剛、梁秀紅為本公司擔保的款項余額為19,500.00萬元,擔保起始日為2017年5月26日,擔保結束日為2021年5月26日。”

“[注8]...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上海中技企業集團有限公司、顏靜剛、梁秀紅為本公司擔保的款項余額為80,000.00萬元,擔保起始日為2017年12月8日,擔保結束日為2021年11月24日。”

“[注9]本公司以持有的上海宏投網絡科技有限公司55%的股權質押提供擔保,并由自然人顏靜剛、上海中技企業集團有限公司提供連帶責任保證擔保。”

“[注10]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上海中技企業集團有限公司、顏靜剛為本公司擔保的款項余額為2,442.00萬元,擔保起始日為2017年2月7日,擔保結束日為2020年2月8日。”

單位:萬元幣種:人民幣“[注]截止審計報告出具日,上述事項除西藏信托借款25,000.00萬元暫進行債權申報外其余借款事項均已進入訴訟階段。根據擔保法第二十六條規定,擔保開始日為主債務履行期限屆滿之日,而主債務履行期限屆滿之日則根據主合同約定的到期日、合同規定的提前到期條件出現而被債權人宣告到期日或者起訴日確定,因此,上述擔保開始日根據主合同約定的到期日、因合同規定的提前到期條件出現而被債權人宣告到期日或起訴日確定。”

“[注1]顏靜剛、上海富控文化傳媒有限公司、梁秀紅為本公司于2017年12月向中國光大銀行借款提供連帶責任保證擔保。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顏靜剛、上海富控文化傳媒有限公司、梁秀紅為本公司擔保的款項余額為7,500.00萬元,根據借款提前到期告知函,擔保起始日為2018年1月23日。”

“[注2]顏靜剛、梁秀紅為本公司于2018年1月向西藏信托有限公司借款提供連帶責任保證擔保,本公司以持有的上海富控互動網絡科技有限公司100%的股權質押提供擔保。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顏靜剛、梁秀紅為本公司擔保的款項余額為25,000.00萬元,根據擔保合同約定,根據補充協議,擔保起始日為2018年10月9日,擔保結束日為2021年10月9日。”

“[注3]...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顏靜剛、上海富控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為本公司擔保的款項余額為32,720.00萬元,根據立即到期通知函,擔保起始日為2018年8月9日。”

“[注4]...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上海中技企業集團有限公司、顏靜剛、上海富控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為本公司擔保的款項余額為10,000.00萬元,根據西部信托關于宣布信托貸款提前到期的函,擔保起始日為2018年2月9日。”

“[注5]...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上海中技企業集團有限公司、顏靜剛、梁秀紅為本公司擔保的款項余額為10,000.00萬元。根據信托貸款合同,擔保起始日為2018年5月26日。”

“[注6]...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上海中技企業集團有限公司、顏靜剛、梁秀紅為本公司擔保的款項余額為10,000.00萬元,根據信托貸款合同,擔保起始日為2018年5月26日。”

“[注7]上海中技企業集團有限公司、上海中技樁業股份有限公司、顏靜剛、淮安中技建業有限公司、江蘇中技樁業有限公司、南通中技樁業有限公司為本公司于2017年5月向溫州銀行上海分行借款提供連帶責任保證擔保,天津中技樁業有限公司以其所有的坐落于天津市寧河區潘莊工業園區的不動產提供抵押擔保。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上海中技企業集團有限公司、上海中技樁業股份有限公司、顏靜剛、淮安中技建業有限公司、江蘇中技樁業有限公司、南通中技樁業有限公司、天津中技樁業有限公司、梁秀紅為本公司擔保的款項余額為19,500.00萬元。根據業務提前到期提示通知書,擔保起始日為2018年12月25日。”

“[注8]...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上海中技企業集團有限公司、顏靜剛、梁秀紅為本公司擔保的款項余額為80,000.00萬元。根據中國民生信托有限公司宣布貸款提前到期及催款通知書,擔保起始日為2018年1月26日。”

“[注9]本公司以持有的上海宏投網絡科技有限公司55%的股權質押提供擔保,并由自然人顏靜剛、上海中技企業集團有限公司、上海宏投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提供連帶責任保證擔保,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擔保款項余額為109,000.00萬元。根據華融信托貸款提前到期通知函,擔保起始日為2018年2月2日。”

“[注10]...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上海中技企業集團有限公司、顏靜剛為本公司擔保的款項余額為2,441.59萬元。根據民事起訴狀,擔保起始日為2018年1月30日。”

(三十一)、“第十節財務報告/十四、承諾及或有事項/1、重要承諾事項/”披露的:

(2)合并范圍內各公司為自身對外借款進行的財產抵押擔保情況(單位:萬元)(3)合并范圍內各公司為自身對外借款進行的財產質押擔保情況(單位:萬元)

(2)合并范圍內各公司為自身對外借款進行的財產抵押擔保情況(單位:萬元)(3)合并范圍內各公司為自身對外借款進行的財產質押擔保情況(單位:萬元)

(三十二)、“第十節財務報告/十五、資產負債表日后事項/4、其他資產負債表日后事項說明/(3)期后判決事項”披露的:

“上海中技樁業股份有限公司應于支付回購本金19,700,000元、回購溢價、違約金及其他訴訟費用,顏靜剛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上海中技樁業股份有限公司應支付回購本金19,700,000元、回購溢價2,203,000元、違約金及其他訴訟費用,顏靜剛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三十三)、“第十節財務報告/十七、母公司財務報表主要項目注釋/2、其他應收款/(5)按欠款方歸集的期末余額前五名的其他應收款情況/對關聯方的其他應收款情況”披露的:

單位:元

單位:元

除上述內容補充及更正以外,公司2018年年度報告的其他內容不變,并在本更正公告發布的同日披露《上海富控互動娛樂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年度報告(更正版)》。由此給投資者造成的不便,公司深表歉意,敬請廣大投資者諒解。

特此公告。

上海富控互動娛樂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會

二〇一九年六月十八日

“如果發現本網站發布的資訊影響到您的版權,可以聯系本站!同時歡迎來本站投稿!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福建36选7晚上几点钟正式开奖